走向设计之都建筑与城市论坛



关于局内这个名字的来源,我简单解释一下。很多建筑师的办事处都叫空间、角度等,是根据美学意义所起的名字。但因为我回国后最大的兴趣是参与,故有局内这个说法。


 

既然说我是深圳海归派的代表,我就先简单讲下自己的经历。作为设计师,我本身是很喜欢设计的。回国之后,我首先想到的是去北京上海发展,因为我设计方面的一些朋友都云集在那边,生活的也非常开心。但我在这两个城市待了差不多2个月以上的时间之后,尽管我很努力的说服自己留在那两个城市,但最后却还是选择了深圳。原因可能要追溯到我回国之前,那时我就注意到在深圳的规划局举办了几次很棒的国际设计竞赛,印象最深的是“光明设计新城”。我认为都非常的成功。

 

我记得在几个星期前举行的“4+1大厦”评审会中,一位美国评委就说我们深圳有最好的规划局。我觉得这话说的一点都不过分。即使在我回来的这两年当中,深圳也发生了很多的我认为建筑界最健康、最有希望的事件,不仅超过了全国其他地区的建筑体制,甚至超过了国外的一些城市。

 

我选择深圳还因为:第一我本来也是在深圳读的大学和高中,我觉得深圳这个地方的移民文化在开始的时候是没有主流的,这就类似于山寨文化,而山寨文化的核心又是没有规则,没有规则也就意味着绝对的自由。在这种情况下,深圳本身在经济上的实验性创新以及各种各样偶发文化的冲突迎解了深圳这种没有准备的创造,它成为一种结果,这种结果又在经济上得到了证实。众所周知,我们深圳的人均GDP常年保持第一。

 

第二个就是我觉得我们不像北京、上海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有着值得骄傲的过去,但是这种劣势又可以很好的转化为优势,因为过大的文化底蕴和历史会成为创新的包袱。比如说巴黎,那里的人骄傲的不愿意说英语,其实说明它已经沉溺于自己辉煌的过去里,很难再有更新的突破。而在近代崛起的代表当代的城市,比较早的有纽约,纽约的发展史其实跟深圳很像。从设计方面来说,近一点的有荷兰等城市。

 

我的判断就是深圳有非常好的政府,加上有这么好的经济层面,很利于建筑师的发展。我认为没有规则对设计师来讲也是一个给予。所以关于设计之都,前面的专家都谈了很多很好的想法,那么作为一个设计师,我在这里就贡献自己一些非常朴素的想法,也算是呼吁吧。

 

首先设计本质是什么呢?在我看来设计本质就是创造,而创造的发生是以自由为主的,也就是思想的自由,并且这种自由最终转化成一种社会价值,不管是经济价值还是文化价值。对此起关键作用的是需要一个生态环境,也就是指健康的设计生态环境。这个生态环境的特征是设计氛围的持续性:让在这里磨刀的天才磨完刀后不会去别的地方而是留在这里。

 

其次这个环境最重要的就是机会公平。先申明我不是站在一个小公司的立场讲这些观点的。我认为一个平等的准入机会是这个生态环境健康的最主要标准,不管你有没有经验,有没有各种各样的资质条件。作为设计来说,设计本身就是否定所有已经发生的,而在没有存在过的机会中寻找比现在拥有的更好的选择。所以我觉得设计应该有一个非常好的机制,让那些没有设计经验的工程师贡献出他们好的创意,由那些有工程经验和设计经验的工程师或机构去完成,通过这样一个管道让创造力得到最好的发挥。这样一个具体机制的产生也会让那些认同设计价值和热爱设计的人留在这个城市。

关于这个观点,我想举个例子。看当今许多的设计大师的成长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他们在开始的时候都是非常弱小的,比如说库哈斯,最早的时候他只是扮演一个文化叛逆的角色,但是由于他的努力和一定社会条件的允许,他逐渐成长为设计界的领袖,可以说荷兰之所以能成为当代建筑界领军的一个国家,库哈斯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再就是我想简单提些自己的想法,关于健康生态,包括有几个方面的因素:第一,我们不是要生产人才而是吸引人才。而吸引人才政府可以做的有很多,可以制定一些具体的相关政策让人才来到这。再就是给人才提供施展才华和实现理想的平台。第三就是让优秀的人才变成我们本土的人才。

 

接下来我想说一个健康的设计生态环境还需要有丰富的物种。设计师只是其中的一种,还需要有批评家、思想家。建筑需要有批评,需要思想。一个设计之都要想达到国际认可的水准,建筑就不能只有设计而没有思想灵魂。

 

另外一个层面就是设计对公众生活的影响,即怎样进入到公众的文化主流中去。目前我所知道的建筑在公众文化中认知度是非常低的,全球都是这样。我们看看深圳30年以来被关注的重大成就,以及全国各地的重大项目的实现,在大众媒体中我们看到的基本上都是报道这个项目的成就,或者报道项目的业主,报道它的功能,但很少有提是谁设计的。就是说这种设计价值是在全球范围内没有得到普遍认可的。其实这种价值如果被挖掘出来是完全可以转化为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的,所以我认为在深圳完全可以做这样一件事情:让设计不只是一个行业而变成一种资源,这种资源再转化成生产力,转化成城市的一种文化象征,最终创造出非常高的附加值。

总而言之,我想说如果我们承认设计门槛就等于拒绝创新。

上翻 下翻
关闭